您的位置: 首頁 / 雜志 / 盧瑟經濟學 / 正文

安生:圣騎士——弗里德曼打了個補丁

2013-04-24 16:33:59 作者: 安生 評論: 字體大小 T T T
反對凱恩斯的學者中最著名的無疑是弗里德曼,他是資本主義經濟學的圣騎士。在他之前有哈耶克,與他相比,哈耶克生不逢時。凱恩斯和弗里德曼先后給穩拿的主流經濟學打了兩個補丁,官僚和資本都有了對自己有利的理論,彼此爭論不休,達到動態的平衡。對資本主義社會來說,凱恩斯是必須的,弗里德曼也是必須的。

盧瑟經濟學(2.6)——資本的危機(圣騎士):(簡介弗里德曼的理論)

“資產階級在它已經取得了統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、宗法的和田園般的關系都破壞了。它無情地斬斷了把人們束縛于天然尊長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羈絆,它使人和人之間除了赤裸裸的利害關系,除了冷酷無情的‘現金交易’,就再也沒有任何別的聯系了。它把宗教虔誠、騎士熱忱、小市民傷感這些情感的神圣發作,淹沒在利己主義打算的冰水之中。它把人的尊嚴變成了交換價值,用一種沒有良心的貿易自由代替了無數特許的和自力掙得的自由。總而言之,它用公開的、無恥的、直接的、露骨的剝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蓋著的剝削。”——《共產黨宣言》

反對凱恩斯的學者中最著名的無疑是弗里德曼,他是資本主義經濟學的圣騎士。在他之前有哈耶克,與他相比,哈耶克生不逢時。

凱恩斯主義的出現暫時挽救了資本主義,另一方面在人人為私利運動的社會中,凱恩斯主義無法避免退化——官僚是人不是神,他們也有自己的私利。如果不加以約束,則可能造成更大的危機。這種危機的危害,很可能不亞于甚至超過資本主導經濟的危害。

西方民主政治一直與幕后交易分不開,為政客服務的人,往往能獲得必要的回報。歷史上,在美國替總統候選人募捐的人,如果押對了寶,往往能獲得大使等要職。這是個人的好處,具體到利益集團,則往往選擇一個能制定對自己有利的政策的候選人。反過來,因為靠個人財力難以支付耗資巨大的競選,沒有資金支持的候選人也必然默默無名。利益集團和候選人的關系,往往長久而穩固。許多候選人,在某種意義上是利益集團的代言人。候選人服務于利益集團,利益集團支持候選人,彼此成為一種互利互惠的主仆關系。

凱恩斯主義的出現,顛倒了這種主仆關系。是你給我贊助,我當選以后投桃報李,還是我能掌握你的發展情況,所以你要給我贊助。看似微小的差別,其實很重要。雖然皇帝與太監都處在金子塔的頂端,但是皇帝一旦被太監篡權,結果往往是很悲慘的。盡管凱恩斯也對集權主義高度警惕,但是在三十年代大危機的背景下,管不了這么多。

退化的凱恩斯主義使官僚獲得了極大的權力,資本積累的決定權不再在于生產效率,而在于與官僚的關系。獲得伊拉克重建的訂單的決定權,并不在于投標公司的綜合實力,而在于其公關能力。美國和英國公司在這方面有顯著的優勢。其次,官僚本身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具有雙重屬性,既是公共政策的制定者和執行者,也是擁有私人財產的人。換句話說,官僚也關心自己手中的資本。如此一來,資本積累與市場無關,而決定于官僚機構內部的博弈,即所謂通往奴役之路。

退化的凱恩斯主義很可能演化為與民爭利和假公濟私,制造新的貧富差距,不同的是資本積累的競爭方式發生了改變:由市場上的性價比的競爭變為與官僚關系的親疏比的競爭。退化的凱恩斯主義很可能并沒有解決貧富差距導致消費不足的問題,反而把問題復雜化了,成了對資本主義和社會生產的反動。

這時就需要有人出來給官僚劃一條界限,避免凱恩斯主義無限退化下去。

第一個給官僚奪權敲警鐘的是哈耶克。不過,生不逢時的哈耶克的理論在當時并沒有受到大眾的認同,更沒有改變當時的歷史進程。

由于二次大戰使英國社會出現了既深且廣的變化,遂促使社會上出現要求政府進行社會改革的急迫需求。在1942年發表的《貝弗里奇報告》,更明確指出戰后政府應該以全民就業為目標。工黨無疑具有先天的優勢。1944年《通往奴役之路》在英國出版之后,丘吉爾如獲至寶,把這本書用于選舉宣傳:這本書使他更加憂心工黨上臺以后的后果。盡管保守黨大量印刷這本書,但是仍然無改變歷史。戰爭還沒有結束,丘吉爾就落選了。

當時的英國人對蘇聯普遍印象不錯。蘇聯印象破滅,鐵幕、柏林墻、匈牙利事件,《新階級》在紐約發表,都是以后的事情。這一方面是因為蘇聯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是西方有力的盟友,一方面是因為十月革命后二十多年,蘇聯就由一個最落后的歐洲國家成為最強大的歐洲國家。與半死不活的歐洲相比,蘇聯模式確實很有吸引力。當然,還有一個原因是距離產生美,身在歐洲的人們對蘇聯國內懸殊的等級制、翻來覆去的大肅反和星羅棋布的古拉格群島幾乎一無所知。大洋的另一邊,美國的羅斯福新政也給予了歐洲勞動者的希望。美國,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,無疑給世界其他國家有榜樣的作用。這個時候,說政府干預會如何如何,自然沒有聽眾。

弗里德曼的時代就不一樣了。

這時,鐵幕已經落下,種種關于蘇聯的負面消息不斷傳播出來。赫魯曉夫的秘密報告《反對個人崇拜及其后果》否定了斯大林,也震驚了世界——蘇聯國內原來是醬紫啊。彼此為領袖的兩大軍事集團的緊張對立,雙方的代理人戰爭此起彼伏。1962年,美國和蘇聯在古巴劍拔弩張,全世界擔驚受怕。美國人嚴重受驚——美國人從沒有感覺過外來的威脅離自己如此之近。在此之前,即使兩次大戰,也是海外的事情。美國人對蘇聯的看法從一個極端走到了另一個極端。隨后的越戰和水門事件,美國政府在民間的信用跌到二戰以后最低點。另一方面,美國政府的權力卻擴張到了戰后的最高。尼克松已經轟炸了柬埔寨,卻根本不和國會打招呼。政府幾乎失控,三權分立原則面臨失衡,國會和最高法院都被政府扔到了一邊。尼克松的“管子工”是屬于總統私人的秘密調查部門,準備使用非常手段收拾泄密者。國家大政方針的是非對錯,完全在美國總統的私人判斷。這種傾向非常危險。更讓資本郁悶的是,做出這些事情的居然是要強烈反共,支持自由資本主義的右派尼克松。“想不到啊,你這樣濃眉大眼的居然也叛變革命了……”

這樣的歷史背景下,美國變成另一個蘇聯,無疑是美國人最擔心的事情之一。

弗里德曼的理論流行的社會基礎有三個:一是美國政府權力過度擴張,威脅到每一個人的切身利益。二是美國政府對經濟的介入,使資本家與工人之間的矛盾弱化。美國政府、資本家和工人三方之間,利益格局發生了變化。這種變化是美國政府積極介入經濟的結果,資本家受到削弱,工人得到扶助,美國政府借維護工人利益擴張了自己的權勢,資本家與工人之間矛盾下降,美國政府與公民之間矛盾上升。另一方面,工人生活改善,工會實力增強,工會領導人逐步向官僚化發展,工人與工會之間的關系漸行漸遠。三是由于政府和工會的作用,大資產階級殘酷壓迫其它階級的現象減少,或者不那么露骨,部分工人貴族和小資產階級經濟地位上升,發財夢膨脹。一般來說,奴隸莊園中,奴隸中的頭目(工頭)或者干高級工作的奴隸(廚師或者照料奴隸主起居的貼身女奴),地位和生活條件都高于一般奴隸,往往喜歡用奴隸主的思維考慮問題。

當然,工人最不滿意的還是經濟停滯,通貨膨脹。工人關心的只有兩件事:有工作(如果沒有工作,政府能有必要的救濟)、物價別太貴——自己的勞動力能以賣出,自己用工資賣生活用品的時候別太貴。這兩點,在20世紀70年代,美國政府的都做得差強人意。當時的痛苦指數(痛苦指數= 通貨膨脹百分比 + 失業率百分比),常年保持20以上。

責任編輯:魅影
來源: 四月網
1 2 3 4
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?已經有0人表態
時間:
2014年12月28日 ~2014年12月28日
地點:
北京市海淀區中科資源大廈南樓4層 水木匯咖啡館
连连看电子游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