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頁 / 觀點 / 環球視野 / 正文

儲賀軍:美國國內反華同盟的堅冰開始出現裂痕

2019-06-13 11:20:32 作者: 宜興紫 評論: 字體大小 T T T
雖然國內公知們還在堅稱美國體制的優越性,但是身為總統的特朗普已經開始在拼上老命,努力掙脫美國體制對于他的束縛了。他不斷地宣布子虛烏有的“緊急狀態”,無非就是要突破美國體制對于總統的限制,以期實現美國的再次偉大。

儲賀軍:美國國內反華同盟的堅冰開始出現裂痕

作者:儲賀軍(宜興紫)

雖然國內公知們還在堅稱美國體制的優越性,但是身為總統的特朗普已經開始在拼上老命,努力掙脫美國體制對于他的束縛了。他不斷地宣布子虛烏有的“緊急狀態”,無非就是要突破美國體制對于總統的限制,以期實現美國的再次偉大。中美之間為什么會有不可調和的矛盾?不單單是美國人不會允許讓別人超越,更為關鍵是,美國人已經看到,中國崛起依靠的是一種美國人永遠無法復制的體制。這才是讓美國人徹底絕望的關鍵點。

360截圖20180713090252843

特朗普打響對華貿易戰的第一槍,已經過去一年多了。戰端開始之際,特朗普針對中國的一系列強硬措施,在美國國內的確擁有極強的基礎和極高的支持率。國內的親美公知們也認為,自從最后一次訪華的基辛格孑然離去之后,中國在美國的最后一個朋友,也不會再出手幫助中國了。于是乎,一座看似完美無缺的反華冰山,橫亙在中國面前。而且,據說我們看到的還只不過是冰山一角,下面還有很大很大一塊。

不過,時至今日,在中國頂住了特朗普的三板斧之后,局勢已經開始出現了轉機,特朗普在國內的民意基礎也不如當初那么牢固了。6月10日,CNBC電話采訪了特朗普,老練、沉穩、精明的主持人不時地打斷特朗普的車轱轆話,不時地強忍笑場,難掩皺眉。那一段節目顯示,堅冰已經開始出現了裂痕。

美國的自由派原本就是特朗普的天然反對派,但是,就特朗普對中國發難一事,他們也放棄前嫌,和特朗普站在了一起。比較形象地說,他們覺得,雖然特朗普不是美國應有的總統,但特朗普的確是中國應當遇到的美國總統。但是,他們不是特朗普的最堅強擁躉,在中國問題上,有可能最先轉而向特朗普發難。他們本來就是出于試錯心理,才在中國問題上支持特朗普的。支持特朗普針對中國的做法,并不等于說打心眼兒里認同特朗普的具體做法,只是沒有別的選擇而已。也就是說,所有的辦法都試過了,都不管用,都沒有抑制住中國,不妨支持特朗普不擇手段的亂搞一通。只要中國可以堅守住自己的立場,讓特朗普達不到其預期目的,這批自由派可以被最先分化出來。倒不是期待他們會支持中國,但是,至少可以讓他們去懷疑特朗普,反對特朗普,使美國偏離現有對華策略的軌道。

中美之間的經濟之爭本身并不意外,換個總統也會有同樣的矛盾,但是,現在中美之間的貿易戰打得頗具喜劇色彩,則必須歸咎于特朗普。在CNBC的采訪之中,特朗普說自從他發動貿易戰之后,中國已經損失了20萬億美元。這都哪兒跟哪啊,不帶這么說相聲的,難怪特朗普說這番話的時候,把CNBC的主持人都說得直咧嘴。其實,這也不奇怪,對特朗普而言,數字的可靠性并不重要,關鍵是氣勢。Million(百萬)、billion(十億)、trillion(萬億),這些數字單位并不需要具有真實的測算與事實基礎,各自代表good、better、best(好、比較好、最好)的自夸級別即可。需要說效果極佳,戰果最大時,就用trillion這個數字單位表達一下。當一個人,無論是總統還是廣告代言人,如果經常把話說得太過離譜,就只能跟那個經常喊“狼來了“的倒霉孩子一個下場,連智力平平的人都騙不了了。當對華發難的主帥不斷奉獻離譜表現之后,稍有自尊心的美國人也會自我反思一下了。

美國向中國征收關稅,到底是由誰承擔?這樣一個簡單的國際貿易問題,美國人到現在才明白了一點兒。一般而言,因征收關稅而增加的成本往往通過三個途徑消化,出口商降價、進口商讓利、消費者承擔部分漲價。在實踐中,極少有完全由出口商承擔的先例,多數情況下,是由三方分擔的。在開打貿易戰的時候,特朗普對選民堅稱增加的關稅完全由中國承擔,這一觀點已經受到了極大的質疑。在這次采訪中,特朗普又辯解道,“中國出口商都有政府補貼,所以美國消費者不受物價影響”。身在中國的人們可以到各出口商那里去問問,有這類天上掉餡兒餅的出口補貼嗎?當人們明白道理之后,也很難會繼續跟著特朗普瞎跑了,丟人現眼的事兒,做一次蠻好玩兒的,天天做,自己都覺得無聊。

特朗普是一個為了在氣勢上壓倒對方,而完全不惜自相矛盾的辯手。在編出中國的出口補貼之后,又威脅從事出口的公司們,會因為關稅的增加,大規模撤離中國。是的,對于以出口為主的公司而言,關稅負擔的確是一個必須考慮到問題,但是,外國公司,特別是美國公司,來中國投資,關稅并非唯一需要考慮的問題。中國對于他們的最大吸引力,還在于中國本身是一個巨大的市場。離開中國找到一個替代產地并不難,但去哪里尋找一個和中國等量齊觀的市場?這幾天,特朗普和墨西哥的故事又在告訴人們,躲到哪里都無法擺脫關稅夢魘。做生意的,都不傻,費勁巴力地離開中國不說,到了新地方兒又得有大規模投入。剛剛整消停了,特朗普保不齊又要對新地方征稅了。賠本兒的買賣咱還是別做了。

特朗普對于中國充滿了怨恨,但在其內心里恨不得自己也有一個中國體制。在采訪中,特朗普把美國經濟沒有達到預期指標的責任,全都歸罪于美聯儲。說到美聯儲,特朗普難掩對中國體制的羨慕。他說,中國的央行在政府的管理之下,所以沒有美國現在的這類問題。雖然國內公知們還在堅稱美國體制的優越性,但是身為總統的特朗普已經開始在拼上老命,努力掙脫美國體制對于他的束縛了。他不斷地宣布子虛烏有的“緊急狀態”,無非就是要突破美國體制對于總統的限制,以期實現美國的再次偉大。中美之間為什么會有不可調和的矛盾?不單單是美國人不會允許讓別人超越,更為關鍵是,美國人已經看到,中國崛起依靠的是一種美國人永遠無法復制的體制。這才是讓美國人徹底絕望的關鍵點。

在中國被迫與美國打了一年多的貿易戰之后,原先流行的一些論調最近不太聽說了,取而代之的是“掰手腕兒”,但掰手腕兒也得看怎么掰。如果是雙方關系尚好時,掰個手腕兒跟打情罵俏差不多,但是要是真分手,那掰手腕兒就跟決斗沒啥兩樣了。想起近20年前親歷過的一場離婚案。被告是京城四九城內的中上流社交圈兒里的一大混兒,對原告無所不用其極,滿滿地極限施壓,揚言原告要是離婚,就不要在京城再混了。原告不服,終于實現夢寐以求的分手,而且直到現在,一直在京城過得挺好。

在全球化幾十年,中美貿易戰一年多之后,美國人精英階層現在總算是開竅了,明白點兒國際貿易常識了,也是進步。對中國而言,無論在貿易層面談成什么樣,也無論美國經濟是進入衰退,還是繼續高歌猛進,我們必須堅持我們自力更生的立國之本,提升自己的科技水平,造出更好的產品。高天滾滾寒流急,大地微微暖氣吹。打唄,歷史會告訴我們,中美之爭,美國將輸在晚打了10年,中國將苦在早打了5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9年6月12日記于西山

責任編輯:東方
來源: 四月網
相關推薦:
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?已經有0人表態
時間:
2017年03月03日 ~2017年03月04日
地點:
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(確認報名后,告知具體地址)
连连看电子游艺